首页 > 新闻中心 > 机构动态

红十字改革如何才能落地有声 ——祖国三省域间人道对话有感

发布时间:2018-12-19 作者:刘维新 来源:西藏自治区红十字会

81995299672149921.jpg

再认知:改革成败取决于内因

近期,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改革方案》。2018年11月8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召开改革工作动员会,提出了七个方面18项改革举措。随后,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梁惠玲率调研组赴内蒙古、上海、浙江等地,就如何将红十字改革落到实处,进行专题调研。2018年12月17日,中国红十字会改革推进会召开。据此,新时代全国红十字系统改革进入“快进期”,可谓上下联动,备受瞩目。

改革永无止境,创新永不停步。伴随改革开放40年,中国特色红十字事业改革步伐从未停步,历经风雨沧桑,脚步日趋稳健,挑战仍在前方。新时代,中国红十字改革究竟何去何从,如何才能改出活力和成效,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红十字体系,实现红十字事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真正经得起历史和实践检验,担当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人道使命,特别是红十字人应深刻思考和践行的时代命题。

红十字宗旨和精神是“人道、博爱、奉献”,其关注和支持的重点对象是最脆弱群体。从应然性讲,越是艰苦、边远和落后地方,人道需求越强烈和多元,人道目光越需集中和关注,人道事业越应发展和壮大,即红十字事业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呈负相关;然而,从实然性看,全国各省域之间红十字事业发展远不均衡,且既非与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呈负相关,亦非正相关。难道上述应然性逻辑不符,亦或是中国红十字事业区域发展和分布无规律可循?当然都不是。这恰恰证明一条亘古不变的定律:一个事物的发展是受多重因素影响,且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那么,红十字会作为群团组织,其发展的内因是什么?

“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因素”,“正确的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党的领导是红十字事业改革和发展的根基,红十字会自身领导力是其发展的内因。新时代红十字改革大好机遇能否抓住,能否真正做到向改革要效益、促发展,主要取决于各级红十字会领导班子自身,这是对其政治和能力建设的一次“高标准体检”。

637584265393814829.jpg

526670622703675301.jpg

引共鸣:省域人道对话见初心

作为中组部、团中央第18批博士服务团成员,也是党的十九大之后首批博士团成员,2017年底,笔者由总会赴西藏挂任自治区红十字会党组成员、副会长。西藏地处祖国西南边陲、雪域高原,是全国唯一省级集中连片贫困区域,也是当前党和国家列入深度贫困区域的“三区三州”之首(“三区”指西藏、新疆南疆四地州和四省藏区;“三州”指甘肃的临夏州、四川的凉山州和云南的怒江州)。应然而言,西藏红十字会在全国应是最强大至少比较强大;实然而看,无论组织建设、工作成效还是影响力,其在全国最为薄弱。这次红十字改革机遇,对于西藏红十字会而言,意义独特而重大,可以说是决定其能否在未来一个时期实现人道赛道上“弯道超车”,进而实现红十字人道组织建设从实然性向应然性转变的关键因素。

不容否认,一直以来,西藏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红十字工作。特别是2017年以来,调整充实了领导班子,除由笔者作为总会下派的博士服务团成员担任党组成员、副会长外,更由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罗梅同志担任党组书记兼会长。新党组面对基础差、底子薄,特别是基层组织建设薄弱、信息化建设空白、红十字专业人才匮乏、人道工作能力不足等现实情形,以应然性为使命和动力,紧抓新时代红十字改革契机,以改革促发展,在发展中改革,从“奋发图强,自我壮大”以及“用足政策,借助外力”双向入手,使西藏红十字工作局面有了根本性转变,取得了明显进步。

在“奋发图强,自我壮大”方面,积极向自治区群团机构改革领导小组请示汇报,解释说明红十字“核心业务”,提供兄弟省份可借鉴的“现实样本”,争取优化配置人员、机构、事业单位和监事会,明确了自治区本级红十字会换届以及建立完善基层红十字会的“时间表、路线图”;构建了以“10大工程20项基金”为主要内容的新时期西藏人道事业基础框架,厘清了工作思路和方向;狠抓“三献”工作,打破了西藏近10年来造血干细胞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僵局,登记注册志愿者人数倍增,且均实现“零”捐献突破;应急救护培训明显强化;人道资源动员力度明显加大;干部员工政治素养、思想境界和工作能力明显提升。

在“用足政策、借助外力”方面,首先是取得了总会层面的高度重视和鼎力支持。2018年9月4日,中国红十字会对口支援西藏工作会议在拉萨召开,构建了更加科学、规范、有效的红十字系统人道援藏机制,说明总会在带头践行红十字改革精神以及习近平总书记扶贫思想;其次,与全国特别是对口帮扶省份的红十字会主动对接,分享人道工作经验,沟通帮扶机制;再次,与系统外甚至国境外有关机构、组织和企业建立联系,介绍人道需求,寻求人道支持。

在新时代红十字改革大潮中,西藏红十字会或许仅是浪花一朵,全国其他省域红十字会个个更是“弄潮儿”。他们的改革初心让红十字人更加坚定执着,他们的改革精神让红十字人更加求真务实。现仅在向外借力谋求西藏红十字会改革与发展时,与国内有关兄弟省份红十字同仁进行“人道对话”的所闻所感作以分享。

贵州因大数据崛起,因区块链腾飞,由此成为“数字中国”建设的生动实践。贵州省红十字会紧抓机遇,顺势而为,把信息化建设作为红十字改革重要“支点”,争取纳入了“数字贵州”中重要一极,打响了“博爱云”人道品牌,让全国上下红十字人瞩目。贵州红十字不仅“线上”叫得响,而且“线下”迈开步。内地发达省市红十字会频频拿出实招“援贵”,连港澳红十字会、全国知名大企业都“青睐”贵州,黔贵高原真正成了人道资源汇聚的“洼地”。是什么让人道精神“线上”“线下”齐传播,让红十字人道组织建设应然性逻辑在贵州得以实然性验证?

2018年4月12日,笔者前往贵州探访“博爱云”,也为西藏红十字会信息化建设寻求支持。在听取了我关于人道事业应然和实然辩证看法以及西藏红十字改革发展紧迫性和基本思路后,贵州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尹秋莲说:“我们彼此观点不谋而合。刚上任不久,我就去贵州广播电视台‘民生直播间’接听求助电话。当弱势群体和求助者电话不断打进来时,面对太多急切而多元人道需求,我深深叩问自己,‘新时代贵州红十字改革到底怎么改,才能让贵州红十字会手中有更多‘米’,否则我拿什么来帮助我的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启动而且一定要做好‘博爱云’的动力和初衷。”她还说,“贵州‘博爱云’已经‘飘起’,这朵‘云’不仅要飘到全国,更要飘到全球。让全世界关注中国人道需求,也让中国人支持全世界人道事业,真正彰显国际红十字精神,践行红十字基本原则。”

在贵州省红十字会帮助下,西藏红十字会很快入驻“博爱云”,不仅建成了“官网”,还实现了“微信捐”“扫码捐”和“平台捐”,更让西藏人道信息通过云平台实现“裂变传播”。这次藏黔红十字会之间的“云端对话”和“人道会谈”,让我心情久久不能平息。贵州省是祖国西部落后省份,其红十字工作却走在全国先列,这是何等不易;贵州省红十字会并无对口援藏任务,却以非凡热忱帮助西藏红十字会进行信息化建设,这是何等情怀;贵州地处中国西南内陆腹地,却以全球化视野审视思谋省域红十字工作,牵念着全国乃至全球弱势群体,这是何等境界!贵州红十字会实现的不仅是红十字信息的裂变,更是人道精神的裂变。尹秋莲同志倘若不是满怀红十字初衷在改革,这“互联网+人道”的生动实践何以“花落贵州”?!

2018年11月28日,笔者前往黑龙江就红十字援藏工作进行对接。在听取了西藏红十字会基本情况、改革方向、发展路径以及西藏人道受援工作机制后,黑龙江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专职副会长鞠海洋说:“全国红十字系统援藏既是人道使命,也是改革方向,更是政治自觉。黑龙江虽地处东北老工业基地,同样是党中央和国家支持发展区域,承担着“振兴东北”的重要发展任务,但在援藏问题上有一分热发一分光,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决不含糊。”他还说,“首批对口援助日喀则白内障手术项目资金5万元很快到位,届时由西藏自治区红十字会转付、监督和反馈即可,相信雪域红十字人一定会用好“龙江人”的每一个铜板。黑龙江省红十字会不派人去拍照片和搞仪式,更不会借机安排未去过西藏的人去旅游,否则浪费的钱比用来干事的钱还多,这样的红十字援藏要不得,更不人道。黑龙江红十字会在援藏工作中或许出的经济力量很小,但务必做到使所出的每分钱都发挥最大效益。”鞠海洋又说,“当前红十字改革怎么改,我看最起码的就是要力戒新形势下的形式主义。要切记跟风,跟风就是形式,形式就是形象工程,绝不是老百姓真正欢迎和喜欢的,也绝不是红十字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说实话,在去黑龙江对接红十字援藏工作之前,我是很犹豫的,因为那里同样是祖国边远和欠发达区域,且红十字会组织建设和人员力量配备并不强大。在整个会谈过程中,我更多的是在交流和介绍“软机制”,实不忍谈“硬需求”。此次黑龙江之行,我确有意外收获。鞠海洋同志一席话,坚定了我继续志愿服务祖国西藏的决心,使我甘愿继续以高标准严要求来规范自己作为援藏干部和红十字人的言行,更让我坚信中国红十字改革必胜的信心。他的话语和行动朴素务实,且敢于猛戳改革中的“痛点”和“堵点”,深深感染和感动了我,也让我更加分明地感受到红十字精神和旗帜的坚挺。我想,这就是人道的力量。

475104645415711150.jpg

重实质:真改实革方落地有声

任何改革,如果说“改什么,从哪些方面改”是形式问题,那么“如何改,达到什么效果”则是实质问题。改革既不能“旧瓶新酒”,更不能“新瓶旧酒”。

总会层面的七个方面18项措施,可谓蓝图绘就,方向清晰,路径分明,形式与实质兼具。但操作中仍有三个关键问题值得注意:一是须知形式永远要为内容服务,力戒忘宗忘本、形式主义;二是须知改革是系统工程,力戒上头热、下面冷;三是须知改革的长期性、艰巨性,力戒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如何才能有效解决这三个关键问题?

一是要把改班子强班子作为“先手棋”。“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无论红十字系统哪一层级,唯有选准配好领导班子特别是主要领导,方能带领红十字人,不忘红十字精神和共产党人初心,深刻领会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提出的“强三性、去四化”总要求,做好顶层设计,把握关键问题,确保红十字改革与新时代主题同频共振,落地有声。

“领头羊”选准了,才能深刻理解和把准新时代语境下群团改革与党政机构改革的辩证互动关系,珍惜和把握住红十字改革的“窗口期”,切实把红十字的未来当作自己的事情来设计,才能“厚着脸皮”甚至三番五次地去解释和“求人”,真正不达目的不罢休。在此,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在红十字改革中,永远不要埋怨党委政府不重视。与其说是党政重视不够,不如说是自身努力不足、解释争取不到位。唯有自身全力争取,才可能会有“人努力天帮忙”的意外收获。

二是“腾笼换鸟”与“凤凰涅槃”并举。当前,全国上下,党政军群改革齐头并举,统筹推进。作为红十字人,必须清醒认识到,此次红十字改革作为群团改革的重要部分,绝非一场简单的机构改革,应格外注重其改革整体性和全局性,既要借机调整优化人员机构,更要补齐要素短板。否则,将错过一次更加贴近群众和提升组织先进性的机会,这不论对党组织还是红十字自身发展都是重大损失。

因为懂得,所以珍惜;认识到位,更要改革到位。纵观任何改革发展历程,都是既“腾笼换鸟”,又“凤凰涅槃”。就红十字改革而言,不仅是机构的优化组合,更要实现思想观念转变、思维方式调整以及运行机制和工作方式创新,要真正把“红十字基因”激活;既要用好内部干部,更要引进外来人才;要认真检视各项核心业务的顶层设计,存在问题就要勇于打破,代之以科学理性模式,切实经得起历史和实践检验;对于思想跟不上的干部员工就要逼其换脑筋,实在不换脑筋就换人;要敢于较真碰硬和刀刃向内,对于突破人道红线和法律底线者应尽早果断剔除。否则,中国红十字这个“百年老店”将依然无法走出“初创阶段”的尴尬,红十字事业将依然“涛声依旧”甚至继续饱受诟病,红十字人终究也无法拿到登上新时代改革这艘巨轮的“新船票”。

三是把脆弱群体答不答应作为根本标尺。衡量红十字改革是否成功,固然有很多维度,但其中有主有次,有表面和内在,决不能主次颠倒、内外不分。否则,只能是自娱自乐、自欺欺人、形式主义,甚至南辕北辙、“走火入魔”。比如,各级红十字会固然要加大对政府购买服务的争取力度,但更要把提升面向社会公众筹款能力作为主打方向,因为这才是检验红十字组织可持续发展力的“金指标”。决不能仅把争取了多少政府资金作为炫耀吸睛的资本,而全然抛社会募款力于脑后,这只能距“强三性、去四化”主旨渐行渐远。

红十字改革更要格外注重虚功实做,久久为功。不是说兼职干部配了,部门重组了,监事会设了,基层红会建了,改革就完成了;也不是说数字整好了,文章发表了,报告提交了,领导点头了,改革就成功了。而是要通过真改实革和不竭努力,时刻把最脆弱群体冷暖放在心上,切实把红十字品牌用好,把人道使命尽到位,最终看干部群众是否认可,党和政府是否满意,尤其是脆弱群体是否答应。

(作者系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训练中心副主任,中组部、团中央第18批博士服务团赴西藏团副团长,西藏自治区红十字会党组成员、副会长)